Curry、Durant、Iguodala等人是怎样融入硅谷

Curry、Durant、Iguodala等人是怎样融入硅谷

最近,在甲骨文球馆,一个和平常没太多不同的晚上,在这座球馆里限制最严格的一片区域,一群富人不得不隔几分钟让到一边,以便装置经理推着跑步机、成堆的毛巾以及几台冰箱穿过这里。

没有酒吧,没有音乐,勇士更衣室外长长的走廊仅仅是一条走廊,连通了更衣室、球场、勇士老闆会议室、勇士的採访区、勇士的训练室和装置室、球员家属休息室以及几块其他的功能区。

但是比赛后,这条走廊可以转变为湾区甚至是其他地方最引人注目的地方之一,它完美结合了勇士广泛的受欢迎度以及硅谷雄厚的经济实力。

这真的是地球上独一无二的地方。当勇士横跨旧金山湾搬往大通中心时,他们打算把这个地方複製过去。多年来,推特创始人兼执行长Jack Dorsey,苹果公司网际网路软体服务高阶副总裁Eddy Cue,脸书营运长兼董事会成员Sheryl Sandberg一直在这里与多名勇士球员进行私下交流——Kevin Durant、Andre Iguodala、Draymond Green,当然还有Stephen-Curry。

在这天晚上,乐天公司执行长三木谷浩史与Curry合照,并与Curry定了个日子一起打高尔夫。Curry也正致力于他在新公司Palm公司的投资,他与合伙人Dennis Miloseski和Howard Nuk.进行了商讨。

「我们走出更衣室,期待着会看到些什幺人,」不久之后,Curry谈到了勇士球馆走廊里出现的那些科技界大佬,「这种氛围很酷,人们想要过来见你,但是你了解他们之后会发现,你可以把一切联络起来。」

Curry、Durant、Iguodala等人是怎样融入硅谷

Curry在比赛后与Plan公司合伙人Howard Nuk和Dennis Miloseski以及乐天公司执行长三木谷浩史聊天。

这是Palm公司新装置的媒体记者会,这是硅谷和勇士球员利用它们之间的关係以及球馆本身,来进行高调宣传的最新证据。对于勇士球员来说,就在这里,他们能看到科技大佬们在每场比赛中佔据了场边的前几排座位。球员们知道并会谈到这件事。

「我们都会鼓励彼此,都会询问其他人在做什幺,无论是硅谷投资还是社群活动。」Curry说,「毫无疑问,在这件事上,人多力量大。」

不是每个硅谷大佬都能进到这片独家区域的。但是由于勇士的股东团队与科技领域的投资者以及企业家的关係,如果有一项似乎能给某个球员或是球队带来收益的特定请求,这将会被转达给更衣室以及那些有兴趣去进行洽谈的球员。

我问Curry,他是否曾在走廊里被介绍给过一个他实际上并不认识的人。

「有时候你会有点措手不及,」Curry说,「你可能会被介绍给一个你想要稍微了解一下的人,但是大多数时候,你是知道谁是谁的。」

「得知这两个世界是如何在甲骨文球馆这里交融的,这很酷。」

那天晚上的晚些时候,Curry尽责地走到侧边的一个房间,回答科技方面的媒体所提出的问题,然后与Palm公司的合伙人以及其他员工拍了几张合影。这是这个过程的一部分,同时也是勇士与硅谷相互融合的象徵。

科技公司领略到了勇士的魅力,收穫了投资,并且找出了进军这一世界的周全策略。而勇士球员则认识了世界上最聪明、最具创造力和雄心壮志的一批人中的一部分。

「我们本可以在其他地方举行记者会的,」Nuk说,「我们本可以在我们的工作室举行记者会的。但是我们没有,我们选在这里的原因是,这是Stephen的家,Stephen的家就是我们的家。就像当Stephen来到我们的工作室时,我们的工作室就是他的家一样。我们确实就是这幺对待他的。当他来的时候,他不是那个人们口中的‘Stephen Curry’,而是我们信任其观点和经验的Curry。」

湖人有Jack Nicholson、Denzel Washington等当红好莱坞明星以及有权有势的经纪人。而尼克有Spike Lee、Woody Allen等百老汇和华尔街的显贵。

近年来,随着他们人气蹿升,成为体育方面的头牌,勇士已经接待了一批娱乐界的大牌——Prince、Rihanna、Ashton Kutcher、Mila Kunis、Beyoncé以及Jay-Z,并乐见其成。但是他们的主要观众还是硅谷的高层,这也重塑了这支球队的动态。

「作为一个实际上是在科技界起家的体育迷,能够看到这两个领域相融合实在太令人惊歎了。」勇士总经理助理柯克-拉科布说。一直以来,他近距离见证了他父亲做成风投生意的过程。「我认为这支球队对更大的群体来说显然是非常独特的,但是对于科技领域来说亦是如此。

「去纽约和洛杉矶看看他们的名人观众是一有趣的事,而我们的观众完全不同。但是我认为我们的球员确实对这种条件心怀感激。我知道球队的其他股东以及行政人员也是这样。你会看到,越来越多的球员与这些科技界人士友好相处,他们意识到了这些人能对自己的生涯产生怎样的帮助,他们能够怎样拓宽视界,着眼于那些他们想要参与的领域。「

但是,让勇士的球馆时常给人一种科技峰会之感的还不仅仅只是一条走廊。

另一天晚上,在场边靠近勇士板凳席处摆放的唱机转盘后,DJ D Sharp与一位老友重逢了。10年前,这两人曾相约一切出去玩,那时候,D Sharp还是奥克兰的美国另类嘻哈乐队Flipsyde的成员

就在几英尺远的地方,科技龙头企业Salesforce的执行长Marc Benioff舒服地坐在有蓝色衬垫的场边座位上,他身边则是在科技行业相对来说初来乍到的Will.i.am,他在科技领域的试水帮助他与Marc Benioff这位硅谷精英建立起了友谊。

但是儘管科技佔据了上风,原汁原味的湾区氛围依旧存在。

在距离勇士板凳席两个位置远的地方,一个白手起家的科技企业家改行做了街头服饰设计师,他已经持有这个位置的季票超过八个赛季了。Greenberg就是在这里与湾区饶舌歌手E-40结缘的。

「甲骨文球馆让不同背景、不同经济条件、不同种族、不同职业的人聚集在一起。他们都有共同的爱好——勇士。勇士不仅仅是一支球队,他们是湾区身份的一部分。」Greenberg说。

Chris Johnson是惠普公司的退休员工,他的座位在客队更衣室附近位于篮筐正下方的场边。作为陪勇士走过了高潮和低谷的忠实粉丝,他自豪地把玩着一枚2017年冠军戒指,戒指上有钻石镶就的海湾大桥图案,侧边还缀着蓝宝石。这很好地提醒了勇士作为成功象徵的新身份。

硅谷意识到了这一点。

「在硅谷我学到了一点:这是一个球队,人们会和他们愿意相处的人相处。」杜兰特说,「尝试做一个踏实的人,而不是抱持着一种骄傲自大的态度。虚心学习才能让硅谷精英们愿意与你相处,与你合作。」

勇士与硅谷的融合为湾区带来了一批身价过亿的新观众。甲骨文球馆的另一个热门地点是J.P. Morgan Chase球队,它位于主广场的下方。从主广场可以前往最好的酒吧,与之比邻的肉类配餐站以及一家商品琳琅满目的糖果店。

然而,这里的标誌是那些湾区的科技大佬和社会名流,他们将这里的草根氛围变为了白领的社交聚会。但是,不是每个科技界的精英人士都迷恋那种西装革履的生活。

「坐在场边观赛就像是在喝满是肾上腺素的运动饮料,」Greenberg说,「多年来,我们与David West、Richard Jefferson、Marreese Speights以及现在的DeMarcus Cousins等球员如此靠近,感觉我们就像是比赛的一部分,我们能听到他们在说什幺,我们能在比赛前沿看到他们的情感。」

时光回溯到2010年1月,亿万富翁Larry Ellison来到甲骨文球馆场边观战一事是一条大新闻。据报导,勇士已被挂牌出售,而Ellison有意买下球队。当时是LeBron James效力于骑士的第一段时期,Ellison在勇士主场迎战詹姆斯领衔的骑士时前来观战,那是一件大事。

现在,距离拉科布和Peter Guber压Ellison,从克里斯-科汗手里买下勇士,已经过去了八年,勇士赢得了三个冠军。Ellison这样的大佬散布在球场的各个角落。

任何一场勇士主场的比赛中,那些场边观众的身价总计远远超过了数十亿美元。像非正式投资者Ron Conway以及苹果公司网际网路软体服务高阶副总裁Eddy Cue这样的硅谷大佬以及一些科技精英都成了场边观战的常客。不像那些经常去看湖人比赛的好莱坞明星那样,这些硅谷观众的价值从表面上看可能并不明显,他们不会佔据TMZ新闻的大块版面,或是让球员与他们进行实时互动,但是他们在场下采取的行动能对全世界的各行各业产生影响。

Curry、Durant、Iguodala等人是怎样融入硅谷

苹果公司网际网路软体服务高阶副总裁Eddy Cue是勇士比赛场边的常客,图为2016年NBA总冠军赛时他在场边观战的照片。

以下是那些以勇士为主队的科技大佬、有影响力的风头资产家以及小有成就的企业家。

苹果公司的Eddy Cue:他对甲骨文球馆来说并不陌生,他是iTunes、Apple Music以及Siri的产品主管,他已经成了勇士最积极发声的球迷之一(关于这一点,你可以问问蕾哈娜关于她在2015年总冠军赛期间的经历[1])。

[译注1:蕾哈娜是LeBron James的球迷。2015年总冠军赛第一场,她在场边观战,并在比赛中詹姆斯得分后起身向詹姆斯鞠躬,并对在她身后指指点点的勇士球迷挥手。此后,Eddy Cue对她做了一个「坐下」的手势。]前YouTube合伙人(同时也是勇士的小股东)Chad Hurley:数字直播以及网上影片内容的教父(YouTube合伙人、首任执行长)。2006年,Hurley以接近20亿美元的价格把YouTube卖给了Google公司。今天,这是任何买下硅谷任何创业公司的常规价格(参考Instagram以及后来的Snapchat)。

乐天公司的三木谷浩史:据报导,上赛季勇士与三木谷浩史的日本网路电商大企业乐天株式会社签订了一份一年2000万美元的球衣及训练场地赞助合约。

谷歌的Jonathan Rosenberg:谷歌最早的员工之一,在接近16年前被Google僱佣。Rosenberg领导着公司团队研发了许多Google公司的基石产品,比如Gmail,Google Ads(所有人的最爱)以及安卓系统。他曾在2011年短暂地离开Google公司,随后回归,现在担任Google Fiber的顾问。

Benchmark公司的Bob Kagle:Kagle和他的团队曾作出了科技历史上最明智的投资之一,并以此闻名。1997年,他们以650万美元投资了eBay,在仅仅两年内,这笔投资收穫的价值就上涨到了近70亿美元。

Google风投公司的David Krane:作为Google风投团队的领导人,Krane负责探测创业公司领域的风险,并决定Google接下来的投资方向。每一年,他都要对五亿美元进行规划,将钱投入于那些最具革新性的领域。他的投资包括Google对于Uber的战略投资,以及最近的对于Blue Bottle Coffee的投资。

杜兰特的Thirty Five Media公司的Rich Kleiman:当然,在甲骨文球场的一众湾区精英中,你能看到杜兰特的生意管理者、风投方面的帮手Rich Kleiman的身影。Kleiman与杜兰特一起投资了像提升运动表现的健身追蹤产品研发公司Whoop公司、食品配送公司Postmates公司以及因为最近的滑板车热而应运而生的共享出行创业公司Lime公司。

Dunk Contest公司的Nick Swinmurn(同时也是勇士的小股东):Swinmurn几乎涉足了运动和零售产业的方方面面。他创立了Zappos公司,并以超过10亿美元的价格将其卖给了亚马逊公司。之后,Swinmurn创立了受欢迎的综合格斗服装品牌Dethrone Royalty,并开了RNKD公司,试水电商行业。现在Swinmurn与Lucha公司合作在伯灵格姆创立了出售正版勇士周边的快闪店Dunk Contest、Basecamp Fitness公司以及网红墨西哥餐厅Nachoria。

Social Capital公司合伙人、前Facebook高层(同时也是勇士的小股东)Chamath Palihapitiya:Palihapitiya过去是Mark Zuckerberg身边Facebook管理团队的首批员工之一。2011年,Palihapitiya卖掉了股份之后,与自己的妻子成立了Social Capital风投公司,他们的投资採取了数据驱动这种独特的方式,他们投资了新型可穿戴科技装备公司Athos,Palihapitiya也是这家公司的合伙人之一。乔-拉科布也投资了这家公司,这一装置在勇士下属发展联盟球队圣克鲁兹勇士队投入Test。

Andreessen Horowitz & The Horowitz家族企业公司合伙人Ben Horowitz和Felicia Horowitz:这两人被称为是硅谷的Jay-Z和Beyoncé,在场边观众里自然不算是什幺稀客。Felicia是湾区社群慈善的支柱,而Ben是世界上最具声望的风投公司之一Andreessen Horowitz公司的合伙人。这家风投公司最有名的操作是早早注资了Airbnb、Facebook以及Twitter这些公司。最重要的是,Ben还投资了一些黑人品牌,比如Walker & Co、Mayvenn和SuperPhone。

有趣的是,通过举办一个名为「欢迎来到湾区」的盛大聚会,Ben Horowitz和Felicia Horowitz在让杜兰特适应湾区方面起到了独特的作用。杜兰特在这里遇到了YouTube的产品主管Neal Mohan,他们建立起了一种深厚的情谊,这使得YouTube支持了杜兰特的频道以及他的媒体公司Thirty Five Media公司。

对于打算在科技领域赚钱球员来说,在场边的互动只是热身。紧随其后的是整场记者会。

「实际上在于跟进,查阅次日邮件,在建立这些关係时保持持续关注。」杜兰特说,「这在于你最终所面对的人。」

处在硅谷的前沿和中心并未对他的整体投资有任何损害。

勇士在科技界代表着什幺?显然,他们是任何公司都渴望接触的全球巨星——公司想要获得经济支持,他们的影响力,以及他们个人经历的来龙去脉。

他们夺冠过。他们吸引了成千上万人的关注。他们同时也是有趣的人。

「我认为在任何行业,当我们拥有不同的观点时,我们就会变得更好。」几个月前,推特创始人兼执行长Dorsey在The TK Show广播上说道。「比起那些典型的,人们提过或是没提过的硅谷人经历,无论是生在硅谷的还是在硅谷工作的,Kevin Durant的观点都太与众不同,太独一无二了。」

「能够听到这种观点,能够有他参与进来,分享他自己的看法,这很棒。能够看到他的想法是一件很有趣也很酷的事,而他提出的他眼中重要的下一步,也给了我们很多人不错的启发。」

尤其是伊格达拉,他不遗余力地与硅谷的一些顶级公司发起谈话,并进行投资。他的主要投资包括Lime公司和HOOKED公司,而这只是一份长长的榜单中的前几个。

这些谈话通常是怎样发起的?

「在比赛中做这件事比较难,因为你的关注点在比赛上,」伊戈达拉微微笑着说,「但是我们队中有几名球员是所有人都会找来谈的。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做什幺。我认为这是我们全队建立起来的一种文化。因为不只有一个人在做这件事,我们队里有Stephen-Curry、Draymond Green、KD、Jonas Jerebko等等,他们实际上都对这一领域有所涉足。」

大家都知道,伊格达拉总是不动声色,所以我问他是否在甲骨文球馆或是某个科技会议上遇到过任何让他吃了一惊,并想‘哇,这是个重要人士’的人。

「Eddy Cue,」伊格达拉说,「但是他是如此平易近人。他的样子让我觉得:哟,他表现得不像是苹果公司的三把手,倒像是个普通人。但是见到他,我就惊歎:‘哇,那是Eddy Cue啊。’我密切关注苹果公司,关注他们每一季度的收入,关注他们达到或是未达到预期的原因。我订阅了他们的商务通讯。大概在2009年的时候,我让我的妻子买苹果公司的股票。她投入了她的所有钱,从2009年前起就没有碰过它了。我得打住了!「

伊格达拉说,在湾区,接近科技公司的总部是一件大事。

「你可以和他们合照并会面,就像这样——那很酷。」伊格达拉说,「他们总会来现场观战。而且现在,我们还可以聊篮球之外的话题。所以这一点起了很大作用。」

特别是伊格达拉,他所付出的努力使他基本上成了一个科技公司的高层。他会去科技座谈会,他会举办大会,他已经使自己成为了硅谷生意流程中自然的一部分。这就是伊格达拉在2013年与勇士签约时所预想的,而那些顶级科技公司的高层也接受了这一点。

「他们是球迷,他们就像其他任何人一样,」柯克-拉科布如是说硅谷高层,「有些高层有兴趣与球员会面,实际上不仅仅是因为这些人是球员,还因为他们听说的一些有关这些人的事,Andre Iguodala实际上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受欢迎的。他被认为是一个思想别具一格的人,他有着独特的背景,对事物有着独特的看法。」

「这不仅仅只是‘哦,我想去见见Stephen-Curry、Kevin Durant、Klay Thompson,因为他们今晚投篮神準。’而是‘我听说Andre Iguodala对这件事有很有趣的想法,我想和他就这件事聊一聊。’这一点很棒。这很特别。但这对于这支球队以及参与其中的所有人来说都是很有价值的。」

这是相辅相成的:勇士球员正变得越来越像科技大佬,而科技大佬们也可以融入勇士的光环以及雄心中。

「这里有一种根深蒂固的企业家精神,」Palm公司合伙人Miloseski说,「这是湾区的所有人都具备的一种能量。他们拥有一种自由,可以去选取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专案。你可以看到他们正投资于一些他们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的领域。」

「所以Stephen投资Palm公司不仅仅是因为信任我们的产品,更是因为信任我们未来的图景,信任科技应该在我们的生活中发挥的作用。我认为Stephen明白他可以改变一些事情。我们会与他会面,在会面结束时,我们会对产品,或是产品定位,或是配件做出重大决定,他离开的时候会说:‘我们决定了吗?’我们会说:‘是的。’然后事情就拍板了。「

Curry对于Palm公司的新装置有做出什幺明显的改变吗?

「有一个好玩的,」Nuk说,「原本,我们的想法是把新产品命名为Palm Copilot,这很大程度上取自Palm Pilot,而且这个新产品是更大型手机的配套装置。那是一个有趣的名字,不过有一点太技术化了。」

「Stephen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说你们已经必须了解产品,了解Palm公司了,为什幺不就叫他Palm呢?名字应该就取名叫Palm。我们互相看了看彼此,说;‘哦老天啊,就应该是这样啊。’」

「就在那一刻,我们捨弃了’Copilot’一词。然后他看着我们说,刚刚那是不是我的Facebook时刻?」

这话当然指的是另一个意义重大的时刻,科技界的传奇人物Sean Parker说服Facebook创始人Mark Zuckerberg把公司名称从「The Facebook」缩短为「Facebook」。这还是对勇士与硅谷的关係的一种纯粹的衡量标準。勇士球员们全程参与到他们在硅谷的生意中,举行会议,提供了自己的资金的影响力,这一切的核心在于,他们渗透到了这段关係中的方方面面。

文章来源: 虎扑社群


上一篇:
下一篇: